[觀影筆記]Djam

Doris Wei
2 min readNov 19, 2017
來源:uniFrance Films

原文片名Djam是女主角的名字,電影翻譯成浪跡伊斯坦堡。故事從Djam要出發伊斯坦堡完成繼父交代的工作開始,途中遇到被男友丟包的Avirl,開始一趟外地人與當地人走過當地民情與歷史的旅程,而Djam 時不時唱出的民謠,應該是本片最大的特色。

她唱的是希臘民謠,對於從未聽過這種歌樂的台灣人(可能是我孤陋寡聞)來說,是一種全新的體驗,也使他們一路稱不上順利的路程有了一絲輕鬆可愛的氣氛。

走過南歐與土耳其的地景,她們遇到必須撿拾物品過活的孩子,因罷工而無法行駛的火車,還有經濟蕭條所以沒辦法繼續營業的旅館,Djam都以自然平常的態度面對這一切,或許不是刻意為之的堅強,而是生活本來就如此所以就這麼過下去吧!

過程中,一向快樂無慮的她也有嚴肅的時候,我記得的場景有三次,第一次是她們遇到一對父子,兒子絕望的想挖坑自殺,因為銀行奪走他的一切,但是老父親在地面上痛苦地想要把兒子拉上來,那時候,作為旁觀者,Djam不發一語,只是靜靜地望向他們。第二次是在回家路程到一個小村莊,到祖父家拿一些還可以用的物品,還有母親生前錄製的唱片,要離開之際,她到祖父的墳上撒尿說:「不能原諒禁止音樂和自由的人。」第三次則是回家之後,發現家中的餐廳要被銀行沒收,她冷靜地走到後院拿槍出來逼行員離開,那是她在整部電影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表現出痛苦絕望的樣子。

餐廳沒了,他們一家人登上船,吹著海風再繼續唱歌。Djam的繼父 Kakourgos說:「只要還活著,我們就繼續唱歌喝酒。」

--

--

Doris Wei

🚶🏻‍♀️Taiwanese/🎞Movie/📚Literature/🐕Chihuahu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