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觀影筆記]海灘的一天、青梅竹馬、一一

Doris Wei
3 min readAug 10, 2017
我自己照的

楊德昌,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名詞,但是因為這個機會,可以一窺那時候的電影,與那時候的人們。

三部依次上映,而不是一次上映,給了我不同的感官體驗與感受。最喜歡的可能是青梅竹馬,但身邊的人大多喜歡一一,而且最多人看的也是一一,也許因為在台首次上映的緣故,吸引了想感受那份感動與受到那份吸引推進的人。

來源:娛樂重擊

青梅竹馬中最讓印象深刻抑或是感慨的便是那句小柯的台詞:「有我,沒有我,好像都沒關係了。」台北街道的房子長得相仿,灰暗的色調沒有因為太陽出現而有所改變,當阿隆抱著一肚子血坐在路邊回想少棒隊的榮華光景時,也似乎笑著自己的可有可無,包括面對阿玲與阿娟的質問,他也只是不語,只是說需要想想,然而,他知道自己根本不知道該想什麼。

孫鵬飾演的年輕人,正處在目標確定與未知的模糊地帶的年齡,可以想要考大學,也可以徹夜狂飆機車,那群年輕人,是社會中未知的空氣,佔有份量,卻又看不出個所以然來,阿娟混雜在其中,開心喝酒笑鬧,酒醒之後,還是想打給阿隆,還是想找到看得見的目標。

開場與結尾,阿娟都看向窗外,都拿著墨鏡,欲戴不戴,戴了或拿下,台北的街頭依舊是那樣,可是那些人不打棒球了,另一些人也被漸漸取代了,阿娟像是回到原點,沒有前進,亦沒有後退。

來源:鏡周刊

一一是日常,是那些天天都在上演的日常,議論紛紛的婚禮,家庭倫理的無奈,責任與放棄,好人與不太好的人,回首與後悔,還有那些你我容易側目的對象,他們是生活,他們是你跟我,並無不同。

洋洋的存在,真實卻也不真實,他清澈的聲音像是一種警示,時間洗滌了人們,卻也血淋淋的展現傷口的醜陋。最後那幕,洋洋拿著作業本,身穿與片頭差不多的小小黑色西裝,說要把婆婆帶給大家,除了童言的難過,還想到片中稍早的片段,敏敏一直說著沒那麼複雜的,沒那麼複雜的。

但是是人啊!聽起來像是藉口,一種身而為人的藉口,可是卻是貨真價實的願望,為什麼會那麼複雜呢?為什麼?

山上的修鍊,日本林中兩人的咆嘯,少年無端的痛苦嘶吼,還有女人間無法開脫的情緒,為什麼?也許是因為複雜,才必須身而為人,而相對,也許是因為清澈與直接,才想要看到前面與後面,用如此簡單的方法。

來源:娛樂重擊

海灘的一天給我平穩的情緒,這部電影就如同海,像海邊一樣的電影。潮汐與浪花把砂石掏走,但是又會有新的上來,重複的動作,重複的結果,沒有太多的變化,直到有了更大的海浪,才改變一些面貌。

佳莉的變化,便是海的變化,她的質問與不滿,不安與害怕,都被海給吞噬了,就像是跨過一道無形的藩籬,她變成了海浪本身。

--

--

Doris Wei

🚶🏻‍♀️Taiwanese/🎞Movie/📚Literature/🐕Chihuahua